我为什么放弃了 Chrome?

无色 2019年8月13日18:28:41 评论 122

【程序人生 编者按】曾经,Firefox 和 Chrome 的出现,带领 Web 打破了微软 IE 浏览器竖起的高墙。而今,高喊“不作恶”的 Chrome 似乎正有意另起一座”有围墙的花园“……

2018 年 12 月,微软宣布桌面版 Edge 浏览器正式拥抱 Chromium 开源项目。一时间几家欢喜几家愁,前端工程师举杯相庆之时,亦不乏对浏览器市场角逐者日益减少的深层忧虑,“Chrome 垄断”以及 Google 和微软的“前世今生”论也每每被提及。Google 更是由于 YouTube 在其他浏览器上运行时会出现的不兼容现象而屡遭“挖坑”、“强迫微软弃用 Edge 内核”的质疑。

本文就将讨论:在野心勃勃的 Google 以及更大的隐患面前,Chrome 的优势真的还值得我们为之驻足买单吗?

我为什么放弃了 Chrome?

作者 | Reda Lemeden

译者 | 弯月责编 | 伍杏玲出品 | CSDN(ID:CSDNNews)

以下为译文:

十年前,我们需要 Google 的 Chrome 来打破企业霸权对网络的束缚,而且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做到了。如今,它的主导地位正在扼杀当初它从微软的魔掌中拯救出来的平台。而这是除了 Google 之外任何人都不想看到的。

时值 2008 年,微软仍然坚定地控制着浏览器的市场。自 Mozilla 发布 Internet Explorer 的强力竞争对手 Firefox 以来已经过去了六年,Google,这家人见人爱的搜索引擎公司宣布加入竞争者的行列,于是 Chrome 诞生了。

在两年内,Chrome 占据了台式机网络流量的 15%,相比之下 Firefox 用了 6 年时间才实现。Google 提供了一个快速且精心设计的浏览器,受到了用户和 Web 开发人员的青睐。他们的产品创新和工程实力在业界堪比一股清流,而他们对开源的承诺更是锦上添花。多年来,Google 采用的 Web 标准成了榜样。

十年后的今天,浏览器的环境已经今非昔比了。Chrome 成为全球最普遍的浏览器,除了世界上少数几个地区之外,Google 成了台式机和移动设备上 Web 的守门人,大多安卓手机中也预装了该浏览器,而且作为 Chrome OS 的 UI 层,也是 Google 进军台式机和平板电脑操作系统的垫脚石。当初那个前卫且符合标准的浏览器,现在却成了一个庞大的平台,雄踞在整个现代计算机领域。

虽然 Chrome 浏览器本身非开源,但其内部大部分子模块都是开源的,其中就包括很早及开源了的 Chromium,且使用了非常宽松的开源许可,这算是实现了对开放 Web 社区的承诺。作为一款功能齐全的浏览器,Chromium 在 Linux 用户中广受欢迎;作为一个开源项目,它在开源生态系统中备受关注,经常作为其他浏览器和应用程序的基础。

Chrome 和 Chromium 都运行了 Blink,2003 年 Google 对苹果主导的项目很不满意,于是开始使用这个渲染引擎作为 WebKit 的分支。从那以后 Blink 得到了持续的发展,当微软也开始在 Edge 浏览器中使用 Blink 后,其流行程度更是水涨船高。

Chrome 平台的出现彻底改变了 Web。在过去五年中,Web 技术在桌面软件开发中的应用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增长,Github 的 Electron 等项目横扫了所有主要的桌面操作系统,成为跨平台应用程序的实际标准。虽然与 Windows 和 macOS 相比,Chrome 操作系统仍然比较小,但其所获得的关注度和市场份额都在持续增长。

Chrome 渐渐无处不在,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我为什么放弃了 Chrome?

不作恶

Chrome 的主导地位对 Web 这一个开放平台造成了极其不利影响:开发人员越来越不愿意在其他浏览器中做测试或是修复程序的 bug。只要功能在 Chrome 正常工作,就可以发布了。这导致更多用户涌入 Chrome,因为其他浏览器无法正常运行他们喜爱的网站和应用程序,这反过来导致开发人员不太可能花时间在其他浏览器上进行测试。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如果不打破这个循环,那么最终大多数其他的浏览器都将在无声无息中消亡。那么又何来开放的网络呢?

在推广这种单一浏览器的文化方面,Google 可谓头号“功臣”。当你在 Chrome 生态系统之外使用 Google 的应用和服务时,会发现质量垃圾和设计选匪夷所思的问题只不过是冰山一角。更糟糕的是,用户的不满通通都落到了其他供应商身上,说他们“拖网络发展的后腿”。Web 现在成了 Google 的地盘,要么你按照他们的方式行事,要么就会被嘲落伍。

没有健康和平衡的竞争,任何开放平台都将退化为某种形式的企业控制。对于 Web 而言,这意味着随着 Chrome 市场份额的不断扩张,其最强大的卖点(自由和普遍的访问)也被一点点侵蚀了。仅此一点便值得我们去关注,但是,如果再考虑一下 Google 的商业模式,就会发现情况又出现了可怕的转变。

任何企业的存在理由都是为了赚钱,让股东高兴。如果增长的需要恰好与善意相符,那么善意就可以成为竞争优势;如果不符合,那么公关和营销部门就会出马了。当 Google 的成长与让 Web 更加开放和易于访问的目的一致时,Google 的宗旨“不作恶”就非常当非常符合形势需要。

可叹,今非昔比了。

Google 的发展重点逐渐转向将他们的浏览器的主导地位转变为业务增长,而且 Google 的业务恰好是搜索引擎广告和网站广告,其他业务仅占该公司年收入的 10%。这本身并不是问题,但当浏览器、搜索引擎和在线服务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时,问题就出现了,而且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成功的企业都会利用其竞争优势。人一旦无所顾忌就会肆意妄为,当浏览器强制你登录、增设你无法删除的 Cookie,并试图取消广告拦截和隐私权扩展,那么情况就十分糟糕了。更重要的是,考虑一下每个网站至少包含一段代码,这些代码可以通过 ping Google 的服务来跟踪访问者,并向他们推送广告或提供自定义的字体。

从理论上讲,如果这家公司在处理个人数据方面有良好的记录,那么这些不法行为可能会被忽视。然而,事实上从制度上讲 Google 确乎令人毛骨悚然,他们已无法自拔。你可能认为你的个人数据不属于任何人,但他们似乎并不这样认为。

Google 的商业模式需要稳定的数据流,以便进行分析并投放定位广告。因此,不论他们做什么,最终都会指向扩大用户群和增加用户在其产品上消耗的时间。即使个人计算转向了移动,Chrome 依然是 Google 数据汇总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你访问过的网站和搜索过的关键字都会被跟踪,并用于提供更“个性化”的体验。如果浏览器和搜索引擎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那么根本没有办法跟踪哪些信息被谁收集了。最终,我们不得不妥协并按照 Google 的产品设计师和工程师希望的方式生活。

简而言之,事实多次证明 Google 根本不在乎最终用户。他们当下以及将来的首要任务依然是广告商的利益。

我为什么放弃了 Chrome?

展望未来

以用户为中心的良性竞争为我们带来了计算机诞生以来最好的产品和体验。Chrome 占据了 60% 的浏览器市场份额,Chromium 在所有三个主要平台上都试图“染指”桌面计算,我们过于信任一家公司和生态系统,但这个生态系统似乎并不关心性能、用户体验、隐私,或推动计算的发展。

但我们还有时间扭转局面。十年前我们就这样做了,如今我们可以再来一次。

Mozilla 和苹果在追赶 Chrome 早期扩大的 Web 标准差距方面都做得非常出色。他们在性能、电池消耗、隐私和安全等方面甚至领先于 Chrome。

如果你不得不使用无法在其他浏览器引擎上运行的 Google 服务,或你的工作依赖于 Chrome 开发工具,那么可以考虑使用 Vivaldi2。虽然这不是最理想的做法,因为 Chromium 仍然是 Google 的产品,但总归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步。支持较小的供应商以及促进浏览器多样性对于扭转或至少减缓 Chrome 的不健康增长至关重要。

自 2014 年以来我就没有使用过 Chrome,而且我永远不会回头。即使没有了 Chrome,我们的日子也能过得很好。你可能喜欢这个浏览器,你可能不介意在隐私方面做出妥协,但因此而付出的代价远高于我们个人的偏好和亲疏关系,整个平台即将成为另一个有围墙的花园。我们已经经历过这样的痛苦。因此,让我们竭尽所能来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

原文:https://redalemeden.com/blog/2019/we-need-chrome-no-more

本文为 CSDN 翻译,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出处。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CSDN 立场。

无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